黑暗之魂3易被忽略的游戏细节 哪些情节不易被发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carmolearning.com/,哈维尔

2、每次好像必须要悲npc入侵一次,然后过一段时间才能去捡巨人树种子烟熏湖打老王的时候,最后还剩一点血,他会自爆,然后因为体力不支坐地不起,翁斯坦和猎龙铠甲会动,但非常虚弱,任人宰割

3、银骑士黑骑士冷裂谷的小怪,地下监狱的狱卒都不受魅惑的影响,黑骑士:看到你的魅惑我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大剑拖地秒你

4、打宝箱怪的时候,你只要在它脚下一直围着他转,他也一直围着你转。转一会砍一刀,然后再转,再砍,这才是东北二人转的精神所在

5、古龙顶端,打完一刀龙后,会被传送到古龙庙,第一次遇到的龙 血骑士 伤害很低,打死他可以获得龙血大剑。之后再来时,传送出来的龙血骑士伤害爆炸。我就在此翻过车,丢了49万左右的魂,我以为它的伤害还是很低,结果后来出现的龙血战士,三刀回篝火,第一次召唤出来的大概要五刀左右才会死(因为砍了4刀,还有一点点血)我那时是5周目。

6、不管你的负重是多少,跑起来速度是一样的,但是脚步声当负重小于30%时,会听起来很快。

7、只有幽邃教堂,卡萨斯地下墓穴,冷裂谷,亦鲁修尔地下牢,罪人都,罗斯利克,罗斯利克高墙这几个地方有宝箱怪

8、还有宝箱怪能被魅惑,真是神奇(看来宝箱怪其实是一个身材高大带着宝箱头的不 死人 ,哦他还带着太阳王女戒指+10所以不主动掉血)

第一次走到洛斯里克高墙的大门口时,身后会凭空出现一个外征骑士,冷冽谷的玻尔多。用他的灵魂可以在鲁道斯那里换一个戒指法王左眼。

在冷谷大桥上走到一半时,身后会凭空出现一只巨大的怪兽。如果不杀它直接穿过冷谷结界,在高街废屋营火外面的湿地里(湿地在冷谷大桥正下方),同样一只怪兽会再次凭空出现。这只怪兽不会刷新,杀掉它会给一个戒指法王右眼。

两枚戒指的介绍都说,法王沙力万派出外征骑士征战四方,法王的眼睛会让他们战意高昂,但最终都会变成怪兽。

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冰骑士包括玻尔多在内,都趴在地上爬行,脸上带着没有开口的铁盔,而且很多攻击动作和鳄鱼怪兽一样,有连续用左右手向前攻击、四足着地前冲、用后脚站起然后砸地几招。

10、还记得魔法师彼海姆的欧贝克,第一次见到你说的莫名其妙的话吗?“龙的二元性”是指,龙雌雄同体。

囚虏之塔上的白龙妹子,管葛温德林叫哥哥,葛温艾薇雅叫姐姐,证明是葛温和白龙希斯的孩子无疑了。而一代月光大剑的介绍说,

不死队,A大粉丝团,法兰街舞队,他们手拿大剑,全部是漫游深渊的狼骑士阿尔特留斯的脑残粉。

卡萨斯地下墓的 霸王 沃尼尔,是在我们触碰一个杯器出现的。和他交战的地方是不存在于现世的山坡,当我们捡起守墓人咒术书时,会看到这个巨大的半身骷髅。用沃尼尔的魂可以换到咒术黑蛇,还有守墓人咒术书里的咒术介绍都说,卡萨斯的咒术师使用深渊的黑暗咒术,而沃尼尔也被拖入深渊。深渊就在霸王沃尼尔身后。

脱逃者 霍克伍德的剑草上说,他在法兰的灵庙等我们。灵庙就是和不死队交战的地方,灵庙后的隐藏楼梯通向卡萨斯地下墓,地下墓中的所有大骷髅兵都是红眼这是被深渊侵蚀的标志。不死队就在监视他们背后的深渊。

而不死队中的很多人已经被深渊侵蚀了。在第一阶段,我们打的是正常的不死队员,但是不断的会有红眼不死队复活,不分敌我的砍杀。进入第二阶段后,所有不死队员的狼血汇聚到一个人身上,他成为余火加身的薪王状态,但他也变成了深渊侵蚀的红眼。

在老狼处加入法兰守卫誓约时,我们学到了姿势,不死队的礼仪。第一次进入不死队的灵庙时,遇到的不死队战士也向我们行礼。似乎在恳请无火的余灰赐他们解脱。

尼采在《善恶的彼岸》中说,“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不死队监视深渊,与深渊作战;杀死被深渊侵蚀的战友,又看着他们不断复活。灵庙之战里,女人的歌声廖远而悲壮,就像前代英雄的末路。

太阳王葛温有两支骑士军团,黑骑士随王征战,银骑士守卫王都。三代地图中,我们第一次遇到银骑士,是在冷谷教堂外的一间普通的大厅里。进入大厅时,有一位银骑士正看着悬挂在屋内的太阳王女画像(有关这几个银骑士以后会再提到)。只要走到大厅中间,身后二楼就又会有两个银骑士轮流用大弓射击(熟悉的场景)。杀死所有银骑士,在二楼尽头我们会找到三个箱子,两个箱子分别装着斯摩的大锤,和狮子戒指。

原来被我们戏称为王城双基的两人猎龙者翁斯坦和他的挚友刽子手斯摩,早已在漫长的时间里消逝了,只剩下尚未死去的王城银骑士,还在守卫着他们的遗物。

在古龙之顶,无名之王所在处的大门两侧,我们分别捡到了翁斯坦的猎龙枪和狮子套装。翁斯坦追随曾经最强的猎龙人来到了古龙之顶,但是因为自身不是不死人,终究难逃岁月,死于异乡。

而四骑士中,一直按本心行事,寿终正寝,死而无憾的,也只剩下翁斯坦了。这是后线、

遇到洋葱骑士后,来到教堂的顶楼,我们发现了一个外貌普通的巨人。我们什么都不需要说,只要表示友谊,他就会告诉你,“I help anytime.”和所有普通巨人一样,他也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只是,他的身后靠着一张大弓原来之前那些标枪,都是他射的箭。有了这个巨人朋友以后,在不死镇、幽邃教堂和法兰城塞的白橡树下,我们都会得到他的远程火力支援。

巨人总是和树相连。时间推进到我们被召唤到洛斯里克城后,再来到塔楼上,巨人已经死去,在尸体上我们捡到了鹰之戒指。

还记得曾经的高塔上,四骑士中唯一的巨人骑士鹰眼戈夫自封双眼,向路过的不死人英雄讲述自己“飞鸟尽,良弓藏”的故事。和他约定为他铸造猎龙雷箭的巨人铁匠已经死在了王城的角落,而戈夫本人,也不知所踪。如今拿着大弓和鹰戒的巨人又是谁呢?是戈夫和朋友,后人?甚至还是戈夫自己?我们不知道。大概也有些英雄,永远消失在了时间里。

罪都剧毒沼泽里的房子,推开一层门里有三个手指怪,杀掉任何一个都会掉一把斧子,装备介绍提到它们曾经是罪都神职者的家人。在房子二楼还可以捡到黑帽子的宫廷魔法师一套;宫廷,大概是罪都还未被罪业污染时的样子。

在房子屋顶会有一个NPC向我们发起攻击。他不像一般NPC以灵体入侵,而是实体存在于这里。这个手持石像鬼灯火槌和宫廷魔法师杖的男人带着和宫廷魔法师一样的帽子,但是是白色。那和魔法师地位相近衣着颜色相反的会是什么人呢?可能是宫廷的神职者吧。

传火祭祀场的悬崖边上有一块无名墓碑。墓碑处放着一把古旧的狼骑士大剑,不死队的脱逃者霍克伍德会把表明逃兵身份的盾牌留在墓前,象征着决定告别作为逃兵的自己。

狼戒指是法兰守卫的誓约奖励,和它一起的还有狼大曲剑和狼骑士大盾。大概是年代已经久远,当年的狼骑士大剑,无论是墓碑前放置的还是用灵魂交换来的,都已经锈迹斑斑。

在无火的祭祀场的狼骑士墓前,有一个一直凝望它的黑骑士。而主祭老婆婆会出售狼骑士的一套铠甲。我们知道,想让老婆婆拿出某些装备,就要给她相应的骨灰。那只出售狼骑铠甲的老婆婆,是不是见证了阿尔特留斯的最后呢。

王之利刃,葛温四骑士中唯一的女性基亚兰,她和阿尔特留斯的感情一直为人称道。究竟是战友的友谊,还是基亚兰一直倾心于阿尔特留斯,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两代中,象征基亚兰身份的黄蜂戒指,都被留在了阿尔特留斯的墓前。

无火祭祀场的老婆婆还会对我们说,“你来迟了,就像那个女孩一样。”这里有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因为防火女是在祭祀场等待英雄到来的,而迟来的古达到达祭祀场时火已熄灭,此时防火女不见了,说明古达的防火女不是迟来的女孩。

我认为那个迟来的女孩,就是基亚兰。当她一路追逐阿尔特留斯来到祭祀场时,他已经死去,骨灰留给了祭祀场的主祭老婆婆,只剩下一块孤坟,和坟前的剑。

这个完全重合是说,在三代说洛斯里克,一代说罗德兰这个地区,两个祭祀场的空间坐标是完全相同的,可能两者的差别是在时间上。

室友玩日版的时候,在无火的祭祀场的房梁上看到过别人留的信息,我们找了很久也没发现怎么到达那里。回到普通的传火祭祀场,发现在同样的位置有同样的信息。

自己玩港版的时候,在无火祭祀场的大斧黑骑士外面留了“前有骑士”的字(会不会有人见到过233),回到有火的祭祀场同样的位置,看到了自己写的同一条消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